一般情况下不上LFT,有事私信,有空会看。

转移阵地,http://anonymousletter.strikingly.com/

发不发东西全看心情

此站需翻wall

【双飞】LOVE LETTERS

woc 又几天不上今天才看到 爱你

梵十三夜:

LOVE LEETERS

*纯属送给友人的生贺,不好看怪我。 

*生日快乐老哥, @秦以川 

*并不是游戏的背景时间线 

*第一人称瞩目

   
   
  

     

  “我们不会更多的短暂约会, 
  因此我们的安宁应当更被珍惜。” * 
   
   

亲爱的安吉拉•齐格勒女士: 
  
   

  我猜想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是情人日的清晨,阳光有些...

【影评】一种降临,两个世界

*很久以前社团的稿子,除草发一发,写得非常差


终于有机会来谈一谈2016年我最期待的电影了。作为一个原作粉,在得知Ted Chiang这部小说即将改编为电影时,我的心情其实是很忐忑的。因为原作的结构非常特殊,而小说本身也不是一般意义上会被搬上银幕的太空歌剧或是星际战争小说。在预告片发布之后,我其实更加忐忑了。因为预告中出现了一些战争场景……而正如我所说,原作是一部与战争其实没多大关系的科幻小说。所幸,最终银幕上所呈现的也并不是一部令人失望的作品,相反,甚至吸引了一些人来读Ted Chiang的原作和其他作品。

在同一个中心故事下,电影的名字叫Arrival(《降临》),而小说叫你一...

丧尸段子

“你被咬了?”我问。
“我没有!”那个人惊恐地后退一步,捂住鲜血淋漓的伤口。
我突然发觉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对他也谈不上有什么印象。但他就要死了,变成丧尸,然后被我们这些想要活下去的人合力解决。
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会记住的。”
但他已经听不到了。他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抽搐,他的眼白翻了出来,好像那才是他的瞳孔,然后摇晃着向我走来。
我叹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短棍。
他冲过来,我一棍子抽向他。他的皮肉被我打得绽开,但动作却丝毫不受影响。那些血液粘在我的棍上,散发出刺鼻的恶臭,充斥整个客厅。
窗外是肆虐的暴风雨,雨丝猛地灌进室内,连带着屋外的丧尸们虎视眈眈的嚎叫。
看样子是撑不住了,我走了神。

暴雪

他在漫漫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脚步踩在松软的雪地上发出“吱呀”的声音,枯燥无力。他不以为意,依旧前行着。
雪地似乎并无边际,除了偶尔远处出现的几棵摇晃不停的雪松,你会怀疑这世界是由雪组成的。雪联结起了天地,天空也是白茫茫的一片,乌鸦都躲在远方的树林里了,连它们也无法忍受这席卷了天地的洁白死神。
“嘎——”暴雪终于压塌了乌鸦的巢穴,它们尖叫着飞起,试图在这可怖的天气里活得长久一些。

他推开破旧的木门,走进温暖的小酒馆。说是小酒馆,实际上只是一个略微温暖些的杂乱小屋。风在他的身后嘲讽地吹起大片的雪花,灌进温暖的室内随后迅速融化。
他关上门找到一个位子坐下,并不怎么结实的小木凳被他压得发出吱呀的抗议。
“...

© 秦以川 | Powered by LOFTER